中国电信原副总冷荣泉被调查 曾与令完成共事

京华时报讯(记者孙乾古晓宇) 中纪委网站昨天转发国资委纪委消息称,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冷荣泉(右图)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冷荣泉已于2010年4月退休。 

通报未披露冷荣泉违纪的具体信息。公开资料显示,现年66岁的冷荣泉2010年4月已从中国电信集团公司总工程师的职务上退休。

冷荣泉的从业经历一直与通讯行业相关。他曾任北京市长途电话局工程科助理工程师、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中国邮电电信总局副总工程师等职;1996年6月出任中国邮电电信总局副局长、党委委员;2000年4月任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

冷荣泉是组建中国网通集团的元老人物之一。2002年,他任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党组副书记。2004年7月,兼任中国网通(集团)香港公司副董事长、中国网通(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2004年10月,冷荣泉再回中国电信集团公司任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2008年6月,他兼任中国电信集团公司总工程师、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研究院院长。一年后,他任中国电信集团公司总工程师、北京研究院院长。

2010年4月,冷荣泉退休,此后被聘为一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董事长为徐建一,在冷荣泉被调查之前,徐建一已于今年3月15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此外,据东方网2004年公开报道,冷荣泉曾与王诚(令完成的化名)共事,两人分别担任天天在线的董事长与总裁,天天在线为网通集团的宽带门户网站。

□链接

此轮巡视频现高管落马

今年2月起,2015年中央巡视组第一轮专项巡视进驻了26家央企,其中就包括中国电信集团公司,而冷荣泉正是在此轮巡视中落马的央企高管。

根据安排,巡视组应该在2月底到4月底对被巡视单位开展专项巡视。中央巡视组主要受理反映被巡视单位领导班子成员、下一级领导班子成员和重要岗位领导干部问题的来信来电来访,重点是关于党风廉政建设、作风建设、执行政治纪律和选拔任用干部方面的举报和反映。巡视工作目前已近尾声,冷荣泉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

除了冷荣泉以外,在此轮巡视中还有其他央企高管落马。4月2日,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原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吴振芳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3月31日,宝钢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崔健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京华时报记者 孙乾

□观察

退休不等于平安着陆

十八大以来,一些“平安着陆”退居二线的高官不断被披露出落马消息。比如,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阳宝华在退休一年之际“落马”,退休两年的茂名市原政协主席冯立梅也被调查,四川省文联原主席郭永祥被调查时已64岁等。

与之相似,在此轮巡视的央企中,退休高管被查已不是罕见事。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原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吴振芳退休两年后被调查,此次被查的冷荣泉更是退休5年后被挖出。

值得注意的是,冷荣泉和吴振芳在退居二线之后均有兼职。吴振芳2013年8月开始担任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独立非执行董事,2014年4月开始担任中国交建的独立非执行董事。吴振芳被调查之后,中国铝业和中国交建分别发布公告称,吴已因个人原因辞去独立非执行董事职务。冷荣泉退休后被聘为一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京华时报记者 孙乾

□延伸

运营商领域再迎反腐潮

2011年前后,中国移动原党组书记张春江和中国移动原副总鲁向东落马。经过几年沉寂,2014年以来,三大运营商集体“沦陷”,各家都曝出有高管被查,被外界普遍认为,涉及其领域的新一轮反腐潮再次到来。

2014年至今,包括冷荣泉在内,三大运营商公开的被查人员达到8位,其中中国移动占4席,中国联通占2席,中国电信占2席。

中国移动被调查的高管主要来自河北移动,包括河北移动原总经理张连德、原总经理助理兼工会副主席丁占武和原总经理助理兼唐山移动总经理张磊,以及副总经理刘欣。中国联通被查的是中国联通网络分公司副总经理兼网络建设部总经理张智江、中国联通信息化和电子商务事业部原总经理宗新华。中国电信被查的除了冷荣泉以外,还有福建省漳州分公司原总经理、党委书记李浪。

京华时报记者 孙乾

编辑:SN146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梅艳芳近亿元遗产去哪儿了

最近几天,梅艳芳92岁母亲欠房租被强制搬家的消息让不少网友震惊。梅艳芳近亿元的遗产都去哪儿了?


姑娘漂亮,处长凶猛

中国地面大,人口多,官员也多。全国有多少处长以及处级干部,难以计算,说多如牛毛,不夸张。如果没有处长,韩庚的爱情会美好,但无法想象,如果没有处长,这个国家将会怎样。


总理发飙

“当时你们部长们都来开会了,会上都没有不同意见,现在难道还需要几个处长来‘把关’?”说出这番责难的,正是当今共和国总理,而且,是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


特招农村考生勿陷制度陷阱

用一种不公的制度,去弥补前一种不公制度出现漏洞,这种做法是非常不可取的。史学家钱穆曾经曾发明了一个制度陷阱理论,许多人称之为“钱穆制度陷阱”。我国既往制度演绎的传统是,一个制度出了毛病,就再定一个新制度来纠正它,相沿日久,一天天地繁密化,常常就变成了病上加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