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霞:揭露马家军是为了同伴不受这种苦

原标题:“揭露兴奋剂,是为了同伴不受这种苦”|对话《马家军调查》赵瑜

萧辉

“因为举国体育机制和金牌机制,因为我们过分期盼体坛多打金牌,只允许辉煌不允许失败,人们共同把马家军送上了一条无比艰难的道路。”——赵瑜

对话人物:

赵瑜,男,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马家军调查》等多部报告文学和纪录片

赵瑜赵瑜

文 | 新京报记者 萧辉

“不许讨论、不许出版、不许转载” 

剥洋葱:“马家军”和“兴奋剂”一起成了最近的舆论焦点,这来源于你的一篇调查。

赵瑜:这让我有点意外。这部分内容出自《药魔重创马家军》,这是我的报告文学作品《马家军调查》中的一个章节。

《马家军调查》第一次出版是1998年,发在《中国作家》,当时出于现实考虑,删去了《药魔重创马家军》这一章。

我想这件事情过去20年了,还会引起大家的热烈关注,是因为人们对真相的关注,人们不希望被隐瞒,不希望受骗,希望无论是体育还是政治都能透明化、公开化、民主化。

剥洋葱:首发时删去禁药的章节,是受到什么压力吗?

赵瑜:这本书写成于1995年,当时马家军如日中天,连续几年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国家体委提出“向马家军学习”的政治口号,那个环境下,对马家军的调查是个敏感话题,尤其是禁药这一块。

《中国作家》的领导觉得这本书是对马家军的一个全面调查,可以引发对这个队伍的深入探讨,但若发表禁药的内容,就会遮盖住其他问题,比如体制弊端等问题的深入讨论,当然也是出于风险考虑,主动把这章删了。

2014年,陕西人民出版社重新出版这本书,这一章得以重见天日。但由于是书籍,也没有引起如今这么热的关注度。

马俊仁马俊仁

剥洋葱:即便把这章删了,也给你和出版社带来很大压力?

赵瑜:1998年,马家军已经换了老队员,但仍是公众关注焦点,文章发表后,老马喊冤,辽宁体委发难,甚至惊动了北京高层。国家新闻出版署受命组成联合调查组,对作品真实性展开查证。

我和出版社都配合调查,心里并不轻松,但是我不怕,我的写作都是有根有据的,我把采访笔记和录音交给调查组。最后的调查报告证明,我文章的真实性没有问题。

剥洋葱:据说这本书差点给你引来官司?

赵瑜:这本书火了后,老马喊冤,当时知名律师谷开来说要为马俊仁先生“申冤”,控告我和出版社,我和编辑们静候以待,但后来谷开来自己熄火了。

剥洋葱:后来这本书得以顺利出版?

赵瑜:后来相关部门明令禁止“不许讨论、不许出版、不许转载”,连已经印刷的单行本也火线撤下。

“比赛打不上去不要紧,心里干净就行” 

剥洋葱:当时怎么想到去调查马家军?

赵瑜:我此前写过很多篇体育界的报告文学,在这个领域有些积累。

1994年冬天,马家军“兵变”,核心成员王军霞等17人提交辞职报告,我对这个事很好奇,就想写一本纪实文学,弄清楚事件发生的原因,深入探讨体育体制的弊病。

剥洋葱:当时花了多长时间,采访了多少人?

赵瑜:1995年春节过完,我就到辽宁采访,把马家军发迹的地方沈阳、辽阳、大连、鞍山等地都走了一遍。

采访与马家军相关的人,马家军的主管单位、马家军的所有成员,包括司机、会计和队员的家属都详细聊了,然后再去北京采访,采访一共花了三个多月,秋天把稿子写出来。

1993年的一次日常训练中,马俊仁纠正队员跑姿。1993年的一次日常训练中,马俊仁纠正队员跑姿。

剥洋葱:采访有难度吗?

赵瑜:没有遇到很大难度。当时“兵变”是社会热点,教练马俊仁和队员都有倾诉欲,马俊仁委屈,觉得队员背叛了他,队员们长期担惊受怕忍气吞声,也想说话。

剥洋葱:对于兴奋剂这个敏感话题,你向多少人核实求证?

赵瑜:关于兴奋剂这块,先后向我反映和证实此事的,有王军霞、张林丽、刘东、刘莉、张丽荣、马宁宁、王晓霞、吕亿、吕欧、王媛等老队员,任教不到半年的年轻教练李卫民谈了一些情况,队医张琦也表达了她的苦恼。

剥洋葱:与教练相比,队员处于弱势地位,他们为什么敢和你讲?

赵瑜:中国奥委会反对兴奋剂的立场很明确,这给队员们提供了强大的保障。马家军的姑娘们被禁药深深伤害,不仅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巨大压力。

有队员说,觉得这事儿特别严重,要讲就跟一个人好好讲,啥也不保留地讲,讲得细一点,最好写得真实全面点,告诉国家和社会到底发生什么,以后不要再犯。

剥洋葱:王军霞当时是怎么表态的?

赵瑜:王军霞告诉我,“我们吃够了兴奋剂的苦,揭露它,并不是针对马导这个人,而是为了同伴不受这种苦。比赛打不上去不要紧,只要我们尽了全力,心里干干净净就行。

“打了这针,你就成了一匹烈马” 

剥洋葱:你了解到的马家军使用禁药的情况如何?

赵瑜:据九名核心队员讲,头几年,马俊仁也没整什么好药,数量不多,效果也不明显。

到1991年,马俊仁的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高级,有口服的、针剂的,那阵子查得也不紧,就大量使用。队员们刚开始为了出成绩,并不排斥服药。但渐渐地,药物的不良反应出现了。

剥洋葱:什么不良反应?

赵瑜:好些队员说话声音越来越粗,大多数队员得了肝病,有时疼得不能训练,睡不着觉,后来还听说往后可能不会生孩子,或者生畸型儿,别说没有男朋友,有男朋友人家也动摇了。

队员们产生了抵触情绪,只要教练不监督,有队员就把口服的药偷偷扔掉,但教练打针还是躲不过去。

剥洋葱:马俊仁会给队员打针?

赵瑜:据队员们回忆,打针是马俊仁亲自操作的。

老队员张林丽回忆,印象最深的就是马导常说这样的话:不打针你是一匹好马,打了这针,你就更成了一匹烈马啦,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呱叽呱叽光知道往前冲啊!

左一为马俊仁左一为马俊仁

剥洋葱:所以成绩就突飞猛进了?

赵瑜:后来队员们麻木了,又有出成绩的要求,教练又打又骂的,有队员干脆就使劲吃,一提兜一提兜地把药提回来,稀里糊涂过日子。

在艰苦训练和药效下,马家军在1993年、1994年获得好成绩。

剥洋葱:你所了解的的1994年马家军兵变的主因是禁药?

赵瑜:据我了解马家军“兵变”是多方面的原因,有体制方面的,有发奖金不公的,我从姑娘们那里了解到,禁药是一个重要因素。

由于吃药,姑娘们的内脏都得过病。马教练为了少给他添麻烦,保证正常训练,让所有队员集体去做了阑尾切除手术。有的姑娘都有了轻生的念头。

剥洋葱:在采访过程中,有什么事情让你印象深刻?

赵瑜:我采访完后,由王军霞执笔10名队员签名给我写了一封信,她们保证向我反映的使用禁药问题是真实的,考虑到我在披露真相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阻挠和迫害,她们愿意挺身而出,全力支持我。这是为了祖国的体育事业健康发展,是为了人间的那一份道义和良知。

“举国体制需要改变” 

剥洋葱:你和马俊仁教练谈过禁药这个话题吗?

赵瑜:我与马俊仁教练多次交谈过,马俊仁并没有正面否定这一切,一提用药艰难,马俊仁就时时发出沉重的叹息。

当弟子们终于造反之际,论打论骂论经济纠纷,老马尚能对弟子们做出若干辩解,唯独大家提出今后坚决不再用药, 因害怕发生游泳队的悲剧而要求回家离队,老马就语言无力,思想工作实在做不下去。

他反复念叨着一句话:这个事你们说的有道理啊,有道理啊!

剥洋葱:你是如何看待马家军使用兴奋剂这个敏感问题?

赵瑜: 药魔曾经给马家军带来辉煌,却最终给马家军造成了重创。

想一想,究竟是谁把马家军推到这一步的?马俊仁教练是有责任,但他同样是一个苦不堪言的受害者,他并不惧怕公平竞赛。是我国的举国体育机制和金牌机制,我们过分期盼体坛多打金牌,只允许辉煌不允许失败,人们共同把马家军送上了一条无比艰难的道路,咱们都有责任。

中国藏獒俱乐部在北京成立,马俊仁担任俱乐部主席。图为马俊仁为藏獒量身高。中国藏獒俱乐部在北京成立,马俊仁担任俱乐部主席。图为马俊仁为藏獒量身高。

剥洋葱:现在国家对禁药管理得如何?

赵瑜:在马家军崛起的那个年代,使用兴奋剂并不是一个秘密,当时用药检查得并不是特别严格,在很多比赛项目中都有偷偷使用违禁药品的现象,只是使用的程度不同。

随着中国越来越深入地参与国际赛事,中国承办了大量的国际赛事,对于药检非常重视,药检的规范化,透明化,严惩禁药,禁药这块有了很大程度的改善。

剥洋葱:你是怎样看待马家军的崛起和没落?

赵瑜:提到马家军,大家把注意力都放在禁药上,有一种说法认为,马家军的辉煌是因为服用了兴奋剂,这种说法是不客观的。

马家军的崛起是与教练和队员们的艰苦训练,优秀的训练方法分不开的。

剥洋葱:做为一个体坛的长期观察者,你是如何看待金牌和体育举国体制?

赵瑜:马家军的起起伏伏,突出反应出我国体育机制上的一些弊端和问题。

这些年,体育领域做了一些改革,但是一些根本性问题没有改,比如对于金牌的过度向往,比如举国体制,对队员的严格管理,家长制的专制作风,虽然 在足球和篮球等领域做出了一些改革,但对于能拿金牌的竞技体育项目,仍然没有放开,管理过于死板,队员压力过大,应该要让体育回归到强身健体友谊比赛的本 质。


国家荣誉,多少丑恶假汝之名!

作假的不仅仅是中国运动员,兴奋剂很多国家都存在。但这种堂而皇之的大剂量使用,这种真相早就呼之欲出,但众多知情者纷纷沉默,且能隐瞒十多年,更说明了问题的可怕。


别担心,中国仍是增长引擎

即使外部条件没有改善,出口增长相对较弱,中国仍有能力依靠国内投资和消费增长实现至少6.5%的增长目标。


“租女友”,多少私欲涌动?

近些年,每到春节,就会有一类“新闻”像贺岁片一样涌出来——“春节租女友信息曝光:一天1200元要求不陪睡”“暗访租女友回家过年:可同居,好几万人随便挑”“租女友回家调查:要价5800元”……


快过年了,您会给领导送礼吗

本文说的送礼,与送钱搞权钱交易不是一回事,下属并不是为了送礼到把房子都卖了的程度,领导收了这些礼也不构成受贿罪,双方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又达到目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