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游泳冠军猝死前一声大叫 失独父母拒做尸检

新华社北京11月10日体育专电(记者周欣)9日凌晨,年仅17岁、在首届青运会上夺得女子蛙泳两枚金牌的北京游泳新星庆文怡猝死于北京国家队宿舍中。

庆文怡在10月底结束的第一届青运会上代表北京顺义队包揽女子100米和200米蛙泳冠军,并获得混合泳接力的银牌。记者从多个权威渠道了解到,庆文怡在10月28日刚刚随全体队友一起参加了身体检查。得到的结果是一切正常。

2日,中国游泳队在北京集中。庆文怡属于国家队代训队员。按照惯例,刚刚放假回来的她只是进行了恢复性训练,运动量不大,运动强度也不大。在度过了第一个周末休息日后,庆文怡于8日(星期天)下午归队,和队友一起来到游泳馆游了不到1000米的放松游。晚上9点多,她跟妈妈通电话,商量上大学的事情。10点半钟,她还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微信。

9日凌晨3、4点钟,同屋队友被庆文怡的一声大叫惊醒,赶紧开灯叫她,发现她没有了回应。室友请队医过来进行了初步诊断。队医认为情况不好,叫来了120救护车。救护车医生一边对她施行紧急抢救,一边将她送到天坛医院继续抢救。此事通知了庆文怡的父母、国家队、北京队、北京市体育局的相关领导和负责人后,他们分头赶到了天坛医院。在实施了将近1个小时的抢救之后,天坛医院宣布庆文怡去世。

庆文怡是家中的独生女。她的父母悲痛万分,表达了不做尸检,让孩子尽快安息的愿望。

猝死事件在中国游泳界十分罕见。

国际上,2012年4月30日,挪威的男子蛙泳新科世界冠军亚历山大·戴尔·奥恩曾经在备战伦敦奥运会前夕猝死。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弗拉格斯塔夫一家游泳馆的更衣室里,他突然离开了人世。(完)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大学里党委与行政的二元权力

虽为二元领导,但“二元”的权力并不均等。高校中的大量“人事”故事,都和这种二元格局有关系。“党委领导,校长负责”容易造成两个问题,一则领导者不负责,二则以党干政。


科学界如何面对\”我们恨化学\”

科学是求真的学问,自有其力量,不应惧怕批评、质疑甚至谩骂,就像历史不曾惧怕宗教、政治和传统的霸权一样。科学共同体对待公众对科学的批评,不能走当年宗教裁判、剥夺科学自由发声的老路。科学共同体面对公众批评的容忍度,不妨更大一点。


美国该为“圣战主义”负责吗

美国人一面高喊“反恐战争”,另一面却使“圣战主义”愈演愈烈,两者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理解这一点,就不会为表面上的矛盾感到困惑。


有一种恶俗叫中国式闹洞房

国人办喜事历来好面子,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我们在面对如此恶俗的做法时,应该要三思而后行,物极必反,与喜事欢庆的意义实在大相径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糟粕的要抛弃,优秀的要传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