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部委“外放”的省部级官员最多

近日,据媒体报道,陈肇雄已调任国家工信部副部长,他此前任职湖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

陈肇雄福建莆田人,今年54岁,已有十年副部级岗位任职经历。早前长期从事科研工作,先后任职中国科学院计算机语言信息工程研究中心主任、中国长城计算机集团公司董事长、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公司总经理等职。2007年赴湖南任副省长,2010年进入湖南省委常委会,2013年至今任常务副省长。

工信部是国务院25个组成部门之一,是一个技术性较强的单位,因此,在工信部领导班子中高学历是一个普遍现象,并且有副部长还是中科院院士,而前述陈肇雄也是工学博士。

现任工信部领导班子中,部长是苗圩,四名副部长分别是许达哲、怀进鹏、刘利华和辛国斌。其中“65后”辛国斌三个月前从青海省副省长任上调入工信部,又过一个月,工信部原副部长尚冰外调至中移动任董事长、党组书记。

“政事儿”发现,按照中央编办发﹝2015﹞17号文件,工信部领导班子编制有1名部长和四名副部长,如按照此文件执行,陈肇雄担任工信部副部长后,或还有其他副部长要外调。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工信部领导班子与地方省级政府和中央其他单位的双向交流较为频繁,这在其他国务院部委中很少见(国家发改委与地方的官员互动也比较突出。)在目前大数据和互联网+的大背景下,或许在工信部的专业历练正好弥补了地方领导干部在这方面的短板。

在现任的地方党政“一把手”中,辽宁省长陈求发和陕西省长娄勤俭都曾任职工信部副部长。另外至少还有马兴瑞、毛伟明、尚冰和王黎明等四位省部级官员,也属从工信部“外放”官员。除了尚冰任职中移动,其他都在省级党政机构任职。其中陈求发和马兴瑞为十八届中央委员,娄勤俭为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

娄勤俭

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省长

娄勤俭现任陕西省长,是一位专家型官员,工学博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有三十多年电子信息领域的工作经历,长期在电子工业部(后并入信息产业部,信息产业部后并入工信部)、信息产业部和工信部的任职经历,2010年在工信部副部长任上“空降”至陕西任省委常委、副省长,2013年起由副而正,任陕西省长。

娄勤俭算是全程由工信部培养起来的一位省级政府一把手,其在陕西大力推动电子信息产业。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今年7月,娄勤俭在《求是》杂志上刊发题为《坚定发展信心 实现追赶超越》的文章,称要做大做强航空航天、电子信息等新支柱产业;依托“互联网+”,推动服务业转型升级。

陈求发

两次仕途转折均引关注

陈求发现任辽宁省长,苗族,为高级工程师,是从航天系统成长起来的省级行政“一把手”。

陈求发曾先后在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国防科工委任职。2008年出任工信部副部长,2012年当选为中央委员,2013年“空降”至湖南任省政协主席。

陈求发的这种“空降模式”略显独特,因为省政协主席多由本地领导班子中转任,很少有从中央部委“空降”。陈求发由此进入省部级正职序列。

在湖南省政协主席任上未满两年,他的第二次仕途变化再引关注,北上任职辽宁省长,接替担任省委书记职务的李希。除了此前巴音朝鲁从吉林省政协主席转任吉林省长等,此前从省级政协到到地方党政一把手的案例比较少见。

马兴瑞

副省级省市“一把手”中唯一的中央委员

被称为“航天少帅”的马兴瑞现任广东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他拥有工学博士学位和教授头衔。他于1988年在哈尔滨工业大学获取博士学位,并留校任教,8年后任该校副校长,其后又任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和总经理等职,期间曾担任中国新一代运载火箭工程总指挥。

2013年3月任工信部副部长,并在当年底“空降”广东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今年3月又接替转任广东省政协主席的王荣,兼任深圳市委书记。今年4月,马兴瑞不再兼任省政法委书记,由省委常委林少春接任。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在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马兴瑞是唯一一位由中央委员任职“一把手”的官员,广东“双子城”中的广州市委书记任学锋为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

毛伟明

在工信部两年后重返地方

1961年出生的毛伟明现任江西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他的仕途轨迹也比较特殊,从地方到中央又折返地方。2013年到2015年任职工信部副部长,而在此前长期在江苏省一地工作,先后任职泰州市长、江苏省发改委主任、省政府秘书长和副省长等职,并在副省长任上进京任工信部副部长。

经历近两年历练后,毛伟明被“空降”至地方,但这一次不是回原地江苏,而是去了江西任副省长,与此前不同的是,这次进了省委常委会并任常务副省长。

王黎明

非副部长外调的省部级官员

王黎明出生于1962年,与前述几位副部长不同,王黎明是在工信部总工程师任上空降至青海,任副省长,而青海省原副省长辛国斌则进入工信部任职副部长。王黎明此前曾在国家经贸委和发改委任职。

尚冰

经由短暂工信部副部长经历后回归“正业”

尚冰又与上面五位不同,他在工信部副部长任上外调至央企中移动任董事长、党组书记。与尚冰的职务变动几乎同时,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董事长对调。

尚冰今年八月从工信部副部长到中移动董事长,被认为是再一次回归“正业”,在四年工信部副部长经历之前,他曾任职中国联通总经理和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党组书记、副总经理。

现任领导班子中的“调入者”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与外调相对应,在工信部现任领导班子中,也有从外部调入的。副部长怀进鹏为中国科学院院士,计算机软件专家,他此前任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副部长级)。

副部长辛国斌属于“回炉”官员,早先曾在工信部任职产业政策司司长、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2010年10月起任青海省海西州委副书记(正厅级),2013年7月晋升为青海省副省长,两年后,“回炉”工信部任副部长。这种职业经历与上述毛伟明正好是一个相反的仕途轨迹。

现任工信部党组成员,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凌成兴此前任江西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2013年5月进入工信部任现职。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 撰稿:新京报记者 马俊茂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抛弃洪秀柱的国民党何曾辉煌

总有人为国民党的今日唏嘘,可我一点也不惋惜。我不觉得它曾经伟大,也不觉得它有过什么辉煌,它曾经丢过大陆,也不差再丢掉台湾。台湾确实创造了华人世界的民主,国民党如果有辉煌,那就是参与缔造了台湾民主。但这个辉煌实际意义,就是——国民党随时可以被抛弃!


还是熟悉的雾霾和熟悉的味道

无论是“APEC蓝”,还是“阅兵蓝”,都说明了地方政府不缺整饬污染的办法,只缺决心和态度。只要政府部门勇于下决心,努力想办法确保蓝天白云,蓝天白云就一定会出现。


“双起论”赢了新闻立法

当记者被人捉了去,看先生大谈新闻立法时,观感很不是滋味,可以说很不好。如果你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一单记者被抓事情上谈论新闻立法未遂的遗憾,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新闻立法应该承认其历史话语的局限,将不死的希望拼命向体制的深渊中拖曳,确实不好。


机关“股神”,“吓死宝宝”

股市的“水”太深,我曾建议朋友,若无“特殊”的消息渠道,就别趟股市这一浑水!要不然,奥迪进去、奥拓出来是小事,弄不好就成奥妙洗衣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